057-57786740

我们只用绿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厂,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北京上半年惩罚性赔偿投诉明显增多

2020-10-25 09:41上一篇:明珠社区:老年协会“庆三八”兵乓球比赛 |下一篇:没有了

本报北京7月7日讯 记者余瀛波 北京市消协2020-03-08 公布的2015年上半年食品类滋扰统计分析表明:上半年,北京市食品类滋扰总量下降显著,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一倍多;保健品在食品类滋扰中排首位,欺诈宣传是侵权行为罪魁;消费者明确提出三倍或十倍惩罚性赔偿金拒绝的滋扰显著激增。值得注意的是,惩罚性赔偿金给调停带给可玩性,商家看见十倍赔偿金的数额及低于500元的赔偿金数额,往往宁愿自由选择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问题,也不愿通过调停达成协议赔偿金协议。统计资料表明,2015年1月至6月,北京市消费者协会共计法院牵涉到食品滋扰754件,与去年同期342件比起,减少了一倍多;食品类滋扰占到法院滋扰总量比由去年的2.92%,下降到5.39%,提升了2.47%。 从滋扰食品的种类上看,保健品类滋扰分列在首位。今年上半年,全市消协系统法院调停保健品滋扰69件,占到食品类滋扰总量的9.15%。北京市消协涉及负责人分析认为,尽管保健品滋扰、咨询居高不下,但由于被诉主体不具体、没存留有效地票据等证据,所以,确实法院案件并不多。即使法院了的案件,因为保健品质量责任无法判断,往往是虽无疗效,也无显著有害,因此拒绝全额退款很难,赔偿金更加无以。

北京上半年惩罚性赔偿投诉明显增多

根据此次统计资料,保健品滋扰中牵涉到欺诈宣传的18件,占到保健品滋扰的26.09%。此类滋扰大多都是老年消费者上当受骗,一些不法经营者逃跑老年人侧重健康心理,旗号身体健康授课、义务身体检查、包治百病等旗号,高估宣传,利用折扣、有奖、赠送给等手段,趁机高估宣传,贩卖保健品,有的甚至用普通食品假冒保健品。新的消法第五十五条、食品安全法第九十六条分别对惩罚性赔偿金的限于情形和赔偿金数额做出了明确规定,为消费者主张赔偿金获取了法律依据。该负责人讲解,今年上半年以来,消费者明确提出三倍或十倍惩罚性赔偿金拒绝的滋扰显著激增,此类滋扰主要牵涉到餐馆销售变质或过保质期食品。滋扰人有普通消费者,也有职业造假人。但他同时坦陈,“调停必需遵循强迫原则,商家看见十倍赔偿金的数额及低于500元的赔偿金数额,与食品本身价款有较小差距,往往不会心存侥幸,不愿通过调停达成协议赔偿金协议,将问题推至厂家,或期望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问题,这毫无疑问对调停减少了可玩性,也减少了维权的成本。